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祝铮鸣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苏枕书采访祝铮鸣

2014-11-05 13:41:46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苏枕书
A-A+

  1、 为什么选择绢本创作?

  它很柔软且带有韧性,有时会觉得它和人的肌肤很相像,在绢上画的人像比纸本更细腻,也更有肉感。绢也是我实践得最多最熟悉的媒材。

  2、《百年孤独》系列经常出现蛇和蝴蝶,这两种动物,对你来说有何寓意?比如:传统绘画中,蝶是常见的意向,但跟人的关系,往往是观赏与被观赏,而在您的画中,它们有时似乎令人感觉不安。

  蛇和蝴蝶都有一种让人惊艳的美,它们是造物主的杰作,在这些生灵面前,我会觉得人类再伟大的艺术设计也无法匹及,只能去赞美去惊叹。“万物有灵”,人和动物共存于世,都是生灵,不分贵贱,更不是观赏与被观赏的关系。让我喜欢的动物参与到画面中来,那是我的世界,每一份生命都可以被歌颂。

  只要有灵魂就会不安的,动物也是。

  3、 在您画中,男女形象往往并不分明,合二为一,跟菩萨随佛教东传,性别变换的情形似有契合,这种处理,是受佛教的影响吗?

  好像是无意中的结果,或许只是造型的需要,我想要的是清癯的女性或柔软的男性,有可能不自觉地就制造出了没有性别的人物形象。也或许性别不是我的重点,我要表达的只是人物的精神内核,还有外化的美感。

  4、 在您的画中,现代的表达和传统的诗意同时存在,你是怎么理解它们的关系?或者说,是一种下意识的做法?

  是无意的吧,只是一直同时受着现代艺术和传统美学的熏陶,它们已是我思想体系里共存的两个部分,当代艺术和中国传统绘画我都非常喜欢。

  挺有意思的是前段时间我去奈良的时候,奈良国立美术馆展出的是大量奈良时代的木佛造像,而奈良县立美术馆展出的是几位西方现代绘画大师的作品,那一天觉得收获很大,而且这两批作品在我的脑海里一点都不会有冲突,因为作品的品质都很好。所以我想艺术只有好坏之分,不会有时代、国度、种类的区别。

  5、 你在画里反复描摹孤独的状态,而孤独对您本人,是怎样的存在?

  恩,好像是从记事起,我的童年就很孤独,因此我学会了排解孤独的方法:大量的阅读、欣赏植物的生长、空想。现在我已经开始变得忙碌,生活让我无暇孤独,于是会向往,一个人有一大堆的时间静静地呆着,看着墙角的青苔,在不同的日光下泛起不同的绿光。“孤独”也像是个“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的人想着进去。在进出之间,人生慢慢地过去,孤独原来是人生必有的味道。

  6、 您是衢州人,在您到过的地方里,比如敦煌、泰国、京都,哪里最让您感觉到亲近,好像有依稀曾见的感觉?故乡对您创作的影响大么?很喜欢您的《西贡日记》,旅行中的小笔记小画儿,很鲜活,很灵动,也很珍贵。我在旅中也喜欢随手写点什么,当然当然,只是涂鸦。

  我喜欢清迈的小河;京都的巷子;西贡的稻田;奈良的寺院;河内的老屋。把这些凑在一起,就是依稀曾见童年里的故乡,当然是经过内心美化过的故乡,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想象中完美的居住地吧,我的那个就是这样。十年前我在欧洲旅行,欧洲也有让我赞叹的环境和建筑,可是和内心的共鸣很少,或许人最向往的还是故乡的味道吧。我不知道我生长的水土对我的绘画有多大的影响,但有观众说“这画一看就是浙江人画的”,我会觉得自豪。

  我很喜欢在纸上画小水墨,它比工笔更能显现瞬间的情感,在日记本上的小画是种练习,也是旅行的记录,我每次回到北京再翻我的日记本,自己都会被当时的感触所激动,下次去京都,咱俩一起去岚山,你写我画,好吗?

  7、 您经常在日记里提到泰戈尔,如果你来画他,会是怎样一副形象?

     我真的一直都在想画他,也收集了他的很多照片,都是黑白的,他的形象和他的诗歌一样出色,我担心画不出来他的俊美。他的眼神是坚毅又温柔,略带悲悯,我不太了解他的私生活,我只是猜想他是个完美的人,没有瑕疵。

  8、 如果画您的自画像呢?也许你所有的画,都是自画像的一部分?

  我不会去画我的自画像,因为我长相平庸,没有弗里达那样的入画,我是那种别人见过很多次都不会记住的形象,不过还算清秀,呵呵。

  我的画就是我的自画像,我希望几百年后,人们看见我的画,会说“这是祝铮鸣”;就像看见几只水墨的虾,人们会说“这是齐白石”;看见翻白眼的鱼,说“这是八大”,八大真的长什么样子谁也记不得了。

  9、 您如何处理世俗生活与创作之间的距离?这是一个很俗套的问题?

  没有想过耶。创作好像就是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处处都要创作。但我是很爱休息和玩儿的人,我要保持创作给我的新鲜感。

  10、 不妨再问一句,您有创作焦虑的时候么?比如否定自己的意义,没有办法一直保持创作的欲望。这样的时候,您如何排遣?

  会有焦虑的时候,现在我会疏导自己,避免经常焦虑。我有一些办法让我变得开心,用愉快的心情去坚持创作,比如:收藏自己喜欢的物件;去想去的地方旅行;和朋友们谈心谈自己的创作想法;去大自然中呆会儿。

  11、您有一段写到鹿,我非常喜欢:

  这两天在画《月食》的铅笔稿,画里俯卧在地的是个由“鹿”蜕化成的人,灵感来自“云梦泽”中的麋鹿的传说。“鹿”一直是中国的“祥”物,很多关于鹿的卷轴画,都在我的脑海里留有印象。还记得八大画的鹿神情闲逸,双眼矍铄;这次在四川省博物馆看到了一幅宋元时期的绢本挂轴,工笔的梅花鹿,细细的墨线批成的毛,一粒粒白色晕染的斑纹,鹿角是用浅赭的线精致地画出褶皱。“鹿”是优雅的,敏感的,脆弱的,它是通人性的生灵,是被猛兽角逐的猎物。“鹿”的美,是一份无力摆脱命运,却也茕茕孑立,不附和的清高和矜持。

  月色黯淡的深谷,受伤的“鹿”,静静地憩息。《月食》,很想画到绢上去了。

  我也非常喜爱鹿。在京都,有时会在山里、河边邂逅野鹿,羞涩敏感的,令人难忘。这里,我不想问问题,只想说,很想请你来看京都的鹿。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祝铮鸣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